莫氏宗亲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337|回复: 1

第四回 秀才题联一线天 英雄落难千年渡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0-10-12 19:27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话说野猪岭,李全梦圆玉瑞,正欲拜堂成亲之际,李全却恐从此留在野猪岭上,执意要终生追随怀古左右,玉瑞欲随李全,却割舍不下爹爹,众人皆不肯留老人独守岭上,一时尚未两全之策,只听怀玉娓娓道来:“若得两全其美,就须暂且委屈小妹,在陪大叔数日,待吾等返程时,大叔与小妹随吾等一同至大梁子山上,小妹既能与李全兄长相撕守,又可与大叔合家团圆,岂不皆大欢喜。”众皆叫好,玉瑞娇嗔怀玉:“尔这呆书生,竟然也能有如此的好主意,就是别在妹子长妹子短的叫俺,该改口叫俺嫂子了,你这呆子。”玉瑞的逗笑,惹得众人都乐了起来,一时的愁绪烟消云散,尽皆开怀畅饮起来,大叔更是为女儿终身有靠喜不自胜。父女俩连夜为众人准备了路途的干粮吃食,待天明便送众人趁凉上路。行至半日,已进入西夏内地,人烟逐渐稠密,树木茂盛,田园如织。见远处一座山丘,形似一只硕大的绣球,东侧有一青色山脉,蜿蜒昂首之势,西侧亦有一赤色山脉,似爬伏之状,乃有哀怨之隐,似是同一座山脉,却比这一球形山脉相隔,呈现出青赤两色,远处看去,恰似二龙戏珠,颇为有趣,更具神奇色彩。行至不远,山脚下一老翁,凉棚下卖瓜,众人正欲饥渴,便坐下来歇息,老翁随手拿过瓜来,用指甲掐了几下,然后轻轻一拍,瓜即分成两半,一一分于众人食用,不用挑拣,个个沙甜如蜜,清凉可口,即问:“此瓜何以如此之美?”老翁曰:“此瓜乃沙地之瓜,不浇水,不施肥,全靠太阳光照,因此甘甜如蜜。”歇息片刻,众皆神清气爽,望及前方之山,顺口请教老翁,老翁知客人皆南地人士,便与解说了起来。前面客人看见的那座圆峁形的小山叫绣球山,据说很早以前,有一青一黄二龙驾着祥云,四处寻找修炼之地,看见香山寺口上空有瑞光射冲天宇,断定此处是宝地,便选了地方开始修炼,如若这两条龙在此修炼百年,首尾相接成圆时,修炼之地可出三斗三升菜籽多的官,修炼之中,龙气旺盛,这一带将会风调雨顺,太平盛世。青黄二龙利用修炼闲暇,时而拨雾撩云,时而戏耍绣球。土地万物须甘露时,二龙亦能呼风唤雨。正是风调雨顺好风光,五谷丰登万家乐,谁知二龙修炼再有百天即将公德圆满时。不料来了一位头带逍遥巾,身披黄道袍的南方道人。此道人天目已开,好生的厉害,天地所密,神物所护,全然蒙他不过。想起南方龙气殆尽,灾害频出,亦是二龙在此修炼,将南方的风脉灵气移到了这里,随决意刃斩二龙。便与二龙在香山寺口叫上了阵,相互斗法,只杀得飞沙走石,雷鸣电闪,哪知,尽管老道的法术精深,却不是二龙的对手,非但斩龙不成,自己却已是遍体鳞伤,不得不躲在一处治伤疗毒。正当老道在伤处涂抹了药膏,昏睡歇息之时,朦胧中听得有话语传来,心下疑惑,此乃深山之中,何以有人,凝神侧耳一听,乃是二龙,原来此处正背对二龙修炼的洞穴,黄龙正在与青龙诉说:“吾将大功即要告成,无奈却遭这妖道扰之,殊不知欲想斗败吾等,非香山寺老龙潭红酒和谷草不可。”老道听得窃喜,悄然赶往香山老龙潭,找到了红酒和谷草,趁二龙睡熟之际,放在洞口施法,顷刻间,谷草变成了千条绳索缚住了龙身,又将红酒向龙身上喷去。香山老龙潭乃华夏鼻祖轩辕皇帝之酿池,池中有红果,酒色金黄。红果乃从千仞高山之颠寺口子峡谷万年枸杞老树摘得,加之野麋子,酸枣,棉蓬籽等谷果而酿,香飘千里,是仙家杯中之极品。老道趁二龙沉醉下了黑手,二龙鲜血随着奔流的山洪流入咆哮的黄河,整整流淌了七七四十九天。待云收雾散,人们再也看不到二龙身首,只见香山寺口凭添了两条形似巨龙,满是断痕的山脉,分别曲卧于一绣球状的小山旁。出奇的是,东边的山脉呈青色,头微抬,似不平,断定为青龙所化;西边的山脉呈黄色,俯卧着,似悔恨,料是黄龙所化。黄龙后悔言之不慎,道破秘密,被老道窃听,遭到了如此杀身之祸,随之鲜血滴出,染红了断石,山色也就变成了赤色。此二山脉,与那座状似圆峁的小山,形成了二龙戏珠的美景,人们便把该山叫做了绣球山。

听老翁讲述了绣球山的来历,顺着指引一路而来,峰峦叠嶂,怪石嶙峋,山泉清澈,峡谷清幽,众人来至南山头上,有一座庙宇,匾额上题着“苏武庙”三个大字,庙内却未有塑像,众人尽皆奇怪,怀玉猛然间想起一则典故,便与众人解说了起来。相传西汉时期,匈奴人经常侵犯汉朝边关,边塞人民惨遭蹂躏,汉武帝派左班大臣苏武出使匈奴媾和。苏武率随从骑马乘车由长安出发,日行夜宿,经天水,过祁连山,翻六盘山来至寺口子,这寺口子是汉朝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卡,气候湿润,雨量充沛,花木繁茂,风景优美,具有五丶六百户人家。苏武到了寺口子,恰好遇上天降大雨,整整下了半个多月,黄河水猛涨,前方道路冲断。苏武一行无法前行,只得在这里住下。一天,苏武趁雨停之空隙,率随从登山游玩,见两座山峰气势雄壮,对随从曰:“回朝后,定要奏请拨款在此修建两座庙宇。”雨罢天晴,苏武率领人马,渡黄河,向匈奴居所进发。于龙庭见到了单于,向单于表达了和好的愿望。单于无不欢喜,可时过不久,受奸人挑唆反悔,强行把苏武和随从隔离,后将其他人放归回汉,苏武被扣留,作为人质。又强迫利诱苏武投降变节,做匈奴的官,苏武是个忠贞耿直的臣子,岂肯背叛朝廷,单于无法,就予苏武九十九只公羊,却不能少一只的规定,让苏武到北海放羊,企图胁迫苏武投降。

在被放回朝的人中有一个叫王连的,是个奸诈小人。为讨好武帝弄得一官半职,便对武帝假言:“苏武投降了匈奴,并做了匈奴的大官。”武帝勃然大怒,把苏武的家眷打入牢中。其实,苏武宁肯到北海放羊,也没有投降变节,整整一十九年。苏武当年牧羊的北海就是距此不远的黄河北岸的一个大湖。十九年过去了,苏武牧羊时却遇见了一个汉朝人,是北海地区的一个小官。此人同情苏武,且被苏武的忠贞爱国的气节所感动,便设法避开了匈奴的监视,与苏武乘羊皮筏渡过了黄河,二人逃到了寺口子山上。匈奴人发现了苏武,便派人马追赶过来。苏武和那位小官一起来到寺口子北山,两座大山之间隔着万丈深渊,眼看着有被匈奴追上的危险。那知,由于苏武的忠贞感动了上苍,上帝派了一位神仙下凡,站在山头上吹了口仙气,立即就出现了三丈多长的石桥,架在两山之间。苏武二人通过石桥到了南边的山上。当匈奴赶至寺口子北山头时,那座石桥却突然失去,苏武到了南边大山上,正愁无法藏身,那位仙人又吹了一口气,眼前就出现了一座庙宇,将他两人变成了两尊神像。

匈奴人走后,苏武与小官下得莲台,寺口子地方官员护送苏武还朝。真相终于大白,汉武帝敬佩苏武的忠贞,下旨赐名南山头上的庙宇为“苏武庙”,并题了匾额。那座石桥也就一直保留了下来。

众人皆为苏武的贞节所感动,看看天色已晚,便就在庙中安住了下来,怀玉乃一文人,天性所致,每到一方总要熟知其风物人情,地理特色,了解些异闻趣事和故事传说。用了些饭食,趁着月色来至一处所在。见两座山峰陡峭如壁,冲天矗立,有数丈之高。峰壁上山花漫烂,杂草丛生,藤葛倒挂,秀丽万般,两峰之间有一缝隙,犹如刀削,形似一座山峰从中间断开。怀玉好奇便从缝隙中走了进去,石栈蜿蜒曲折,有曲径通幽之妙,抬头仰望上空,只见一线星空曲曲弯弯,恰似风中的飘带,蓝天,星空,石栈,秀峰,组成了一副奇妙秀丽,清澈幽雅,与无伦比的仙境圣地,由不得才涌情至,口占一联:“秀峰联壁划河汉,星空宛带落石栈。”出至石栈夜色已深,众人均自歇息,怀玉久久不能入寐,想这西夏之地,却非一般去处,非但景色宜人,且人情古朴,历史文化底蕴之深厚,未进内地尚且如此,竟有见一斑而知其全豹之感,内心深处对西夏产生了痴迷。

夜来,一场小雨,空气格外清新,路边的野草上沾满着水珠,山花在露珠中开放,颜色更为鲜艳,山峰如洗,坡道湿绿,山脚处一年轻女子与一孩童上至山来,步履轻捷如行平地,以为惯行山路所致,菁菁上前施一万福:“小妹,姐姐有礼了,敢问前方是何去处?”女子看了一眼菁菁,不作回话,菁菁正不知何故,只见身边孩童言曰:“这位姐姐好生无礼,此乃吾太祖,一百多岁了,是与俺到外婆家去,何以小妹相称?”菁菁乍舌,改与孩童称呼再问,女子方才娇滴滴答曰:“前方不远处是米钵寺,寺内有睡佛,客官好生游转。”言毕,顺山道而上,轻若猿揉,众皆惊讶,不便细问。按着指点来至米钵寺前,寺内有一尊睡佛,睡佛的脚下有一小洞,形状象个米钵体,众人以为该寺以此洞闻名,怀玉寻思这米钵二字定有典故,便四处巡视,见一处墙壁上模模糊糊似有字迹,小心的搭嘴吹去了灰尘。仔细认来,原来是这米钵寺的故事,不知是何朝何代,亦不知是何人的兵将,行至此山脚下,断了口粮,兵丁饥饿无法行走,只好坐下歇息。忽然,瞅见山半腰站着一个和尚,就派人和和尚求救;和尚未曾言语,挖给了一钵钵子黄米,兵丁没敢嫌少,给和尚磕了个头便走,谁知这一钵钵米煮得饭熟,竟把一伙兵丁吃了个胀饱。这伙兵丁打了胜仗以后,总是忘不了和尚的恩德,专门派人携带厚礼,来给和尚谢恩。到了此山一看,哪里还有和尚,半山腰只有一尊佛像,佛像的脚下有一小洞,形似米钵体,便在此建寺,取名米钵寺。从此,香火不断。后来,有一石匠来至米钵山上,听说佛像脚下有个米钵钵,就拿了家什去接米,米钵钵竟真的往下漏米,只是漏的很慢,石匠想把洞凿大,想让米漏的快些,就拿凿子将洞子凿大,洞子是大了,米却不往出漏了。

玉蝉听的憾气:“这贪心的石匠,终是可憎,要不俺们就此漏些米来,在此造饭食用,或许借着佛缘,沾些许仙气,带来好运。”菁菁笑曰:“你这妹子,怪人家贪心可恶,自个却尽是仙呀,运呀的,岂不比那石匠更为可憎。”两人又都咯咯的笑了起来。“那都尽是些传说,未必真有其事,姐姐到是听说,大凡佛身皆都有一定的灵气,非比凡夫俗子,只要你信佛心诚,佛就会福佑于你,若是你身患疮疾,或有不适之处,去抚摸佛身的部位,便会立等见效,很是灵验呢,这佛祖就在眼前,何不就此试之。”众人闻言,似信非信,竟都抚摸了佛身。出得寺庙,玉蝉看了一眼擦伤的手臂,自语着:“佛祖保佑,且莫留下伤痕。”菁菁由不得取笑起来:“说你傻,你果真傻,姐姐也是应景随便说说而已,你却又当起真来,若真佛像能治病,那要许多药草,郎中做何用来”“姐姐你真坏,竟拿人家当耍子。”一行人说说笑笑,下得山来,前面不远处有一布招摆动,赶至近前,果然是一处饭铺,有上好的黄酒,怀古吩咐小二:“好些酒菜,尽管上来。”西夏之地,兴食牛羊二肉,众人尚未坐定,小二已将两只羊腿和一方盘羊排端将上来,外带几坛上好的黄酒:“客官慢用,尚且不够,尽管吩咐。”饭饱酒足,怀玉因为一饭食何叫“米钵生金”?小二见问,便解说起来。皆因当年西夏立国之初,大宋贞宗皇帝恐西夏势盛,危及大宋,随派兵马大元帅杨延景征讨西夏,使其不脱离大宋的中央政权。话说,杨元帅兵马哓行夜宿,两个多月才抵达香山寺口子,大军刚刚扎下营寨,就遇上连绵秋雨,前有西夏军布防黄河严实,后面洪水暴发,大军粮草通道被淹没,杨元帅前进不能,后退无路,数万大军被困两个多月,人要吃饭,马须草料,杨元帅被逼无奈,让孟良到天井山落草的山大王李才寨中筹粮。李才原本是个猎户子弟,从小玩弄枪棒,只因连年兵荒,日子过不下去,便啸聚山林落草为王。加之从小练就一身武艺,按理绝不肯借粮于孟良,但转念一想,宋军远离京城来边关作战,又因洪水阻隔,前来借粮也是万不得已,随做了个顺水人情,借数十担粮于孟良。这数十担粮食与数万大军相比,简直是杯水车薪,终不能解大军之困,杨元帅苦闷之极,伏案打起盹来。突然,一须发皆白的老人,手持拂尘,在他头上来回拂了三下,口中言道:“杨元帅西征辛苦,知你为军中断粮而愁,明日你可到西山坡卧佛殿中去求取,尽够军中所用;饮水可在沟底仔细寻找……”言毕,脚踩白云,飘然升天而去。杨元帅一时惊醒,原来是南柯一梦,便传随军八贤王赵德芳圆梦,八贤王拍手言曰:“今我大军被困无奈,但有其梦何须圆之?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请元帅速速派人寻找。”果在山上寻见一洞,有一睡佛,杨元帅闻报急忙来至洞内,在睡佛下跪拜祷告:“弟子杨延景奉当今皇上旨意,领兵出征,到此西北边陲,被洪水所困,眼下军中一无粮草,二无饮水,望我佛慈悲,多加保佑。”杨元帅祷告完毕,见卧佛台下一个小洞,竟源源不断地流淌出金灿灿的黄米来。不到一袋烟的工夫,就流淌了足足一马袋,杨元帅激动的赶忙叩头致谢。就这样,数万大军的食粮解决了,这座山后来被叫做了“米钵山”。

粮食有了,杨元帅一时高兴,骑上战马,按照仙人梦中指点,在寺口子沟底寻找水源。突然战马一声长嘶,前蹄腾空直立起来,足下露出一眼山泉,顺着山石往下流淌。杨元帅双手捧水一尝,甘甜清凉好喝极了,人们便把这泉水取名“六郎泉”。皆因该传说出自当地,当地商人把黄米饭食顺口叫成了“米钵生金”,意为此饭乃米钵而出,二来取其之雅,讨客人之欢欣。

出了饭铺,日已偏西,菁菁对怀古言曰:“申时已过,行不了多少路程,早晚都是一宿,多日来,为寻找怀玉和玉蝉,大家多有劳累,昨日借宿山庙,风尘仆仆,莫若就此早些安住,大家好自洗刷一番,养得好精神,明日起早上路如何。”怀古依菁菁所言,率众在饭铺后的客房住了下来,玉蝉见这般早就住了下来,高兴的跳了起来,这许多日子,经历了生离死别,犹如大梦一场,惊吓丶饥饿和奔波劳累早已是筋疲力尽,外衣历尽风尘,内衣藏污纳垢,浑身瘙痒,极不舒服,趁着天色与菁菁内外洗刷一新,二人洗了个热水澡,舒畅了许多,又将众人的衣物也刷洗了一番,无意安睡,便取了些酒食与大家共同饮了起来。怀古丶李全吃了些酒食便早早安歇去了,怀玉仍是那秀才作为,吃了些酒食,即到饭铺与伙计聊了起来。刘宗与怀玉形影不离,跟踪而来。闲话之间,方知此处乃“丰安县”境,历史悠久,秦并六国,此地为“北地郡”,汉时为“安定郡”,北魏属“灵州鸣沙郡”,北周置“会州”,隋朝置“鸣沙县”和“丰安县”。西夏以来,仍以“丰安县”置。此“丰安县”地处边陲,土壤肥沃,有黄河水浇地,民富物丰,交通发达,是西夏的交通要塞,城廓巍峨,人口密集,街市繁华,商业贸易繁多,是周边地区的货物集散之地。怀玉与店家聊至深夜方才歇息。

一早赶路,未时已来至黄河南岸,江南人喜水,乍见黄河格外亲切,又喜又喝别有一番滋味。正戏耍的兴起,听得有人在歌:“好汉我生来脾气(那个)犟(哎),羊皮(那个)气囊(哎)扛肩上;不怕风来(那个)不怕浪,平生只好戏龙王,戏呀么戏龙王。”随着歌声寻去,芦苇后面一壮汉正用划板往气囊上泼水,见来了乘客,将气囊推入水中,抱拳施礼:“客官可曾过河?”众皆答是。壮汉便将一行六人和一应行囊安排停当,坐在气囊前首,将划板在岸上一撑,气囊离岸,壮汉手持划板将水划下,气囊随划板的方向续续前行。黄河水深浪高,十分险要,壮汉却似戏耍,划板左右,挥舞自如,河心之处,河水聚槽,水深浪急,一浪高过一浪,使人感到触目惊心,浑身发颤。玉蝉早吓得闭上了双目,气囊随着浪头时上时下,颠簸起伏,壮汉亦自小心,随波逐浪,顺着水势,到了关键时刻,壮汉探头弓身,紧划数板,气囊终于过了河心的花水浪头,水势仍然湍急,气囊平稳下来,壮汉方才一身大汗,此时才喘得过气来,众人亦将提悬的一颗心放了下来。过了正河,气囊进入夹河,壮汉轻松潇洒,把这个小小的夹河全不放在眼里,挥板放歌唱了起来:“哥哥我生在河畔畔哟,看上了那个妹妹地股蛋蛋,相思哟……那个心肝。”众人亦皆轻松,众皆陶醉在这黄河汉子的粗旷豪迈的放歌声中。忽然,一股逆风刮来,平稳的河水风浪陡起,众人尽皆惊慌失措,气囊失去了平衡,倾翻了过去,却不知生死如何。欲知后事,且看下回分解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11-24 11:3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又看了一集{:soso_e100:}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首页|新闻|族谱|联谊|宗祠|村落|故事|名人|文化|商务|公益|基金|世莫|财务|论坛|莫氏宗亲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