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氏宗亲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742|回复: 2

第五回 梧桐树下重结盟,丰安市槽生死情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0-10-15 12:3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 就在气囊倾翻之际,怀古丶李全纵身一跃腾空而起已出去好远,紧接着用棍向水浅处轻轻一点,飞步落在北岸,回头一看,众人皆不知去向。李全熟识水性,转身潜入水中。壮汉从水中露出头来,双脚踩水,胸部外露,回目四处寻视,见水面无人便又潜入水下。菁菁生于江边,颇有水性,气囊倾翻之际牢牢抓住玉蝉,此时已从水中出来,正好离倾翻的气囊不远,便游之近前抓住气囊借着浮力游上北岸。放下玉蝉便与怀古沿岸往下游寻找怀玉和刘宗的下落,行之不远,见李全丶刘宗爬在岸边,已是精疲力尽,放眼望去已是夹河尽头,数十步以外就是正河,却不见怀玉的踪迹,情景十分严重。此时怀古心里是一股说不出的滋味,同胞兄弟落入水中下落不明,自己空有一身气力却派不上用场,望着疲惫至极的妻子,像是决斗场上的勇士找不到对手。菁菁何不明白丈夫的苦衷,怀玉的生死更使她心急如焚,眼下的情景也只有自已拼死一搏,或许怀玉还有生还的希望。想至此菁菁便无所顾及地向水中走去。怀古虽知妻子水性,只是方才为救玉蝉已用去了许多气力,怕是非但救不了怀玉反到搭上自己的性命。怀古实在不忍心妻子冒此危险,意欲拦阻却忽见远处水面露出人来,正是壮汉拖着怀玉爬上夹河滩岸。怀玉的生死仍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怀古丶菁菁心头,一时还落不下来。

众人上至北岸已是夕阳西下。脚下沼泽遍布,无一落脚之处,见不远处有一大树枝繁叶茂,数不清的鸟在上空盘旋鸣叫,景色十分壮观,是一绝好去处。众人皆感柳暗花明, 便携手来至树下。此处地势比河岸高出许多,地面干燥,众人皆疲惫不堪,不管不顾躺卧下来休息。

当人们从惊吓丶饥饿和疲劳中清醒过来已是日上三竿,但仍心有余悸。平素最活跃的玉蝉,此时肝肠寸断,父母留下的钱物本可足够兄妹俩安家度日享用一生,此时却尽皆丢失,今后将何以度日?不思则罢,如此思想起来,恐惧和后怕袭上心来,由不得泪珠滚滚。刘宗又何尝不是,父母双亡,兄妹相依为命,如此一来犹如雪上加霜,自个尚且不说,如何对得起妹妹,又如何告慰地下的二老?想至此,愁眉紧锁暗自叫苦。怀玉夜半醒来,想起北上之行的种种艰难再也无法安睡,思前想后,皆因自己而起,若不是自个建议北上入西夏,又何能有诸多艰险?如今陷众人于困境,兄嫂于危难,直感痛心疾首,愧疚万般。怀玉早就起身在大树下徘徊寻思,如何才能摆脱眼下困境,无意间发现树旁有一圆柱石碑,仔细看来,乃是汉朝大将军卫青所立。碑文详细记载了立碑经过,这棵梧桐大树原是大汉使臣张骞出使西域返回时遗留的木棒所成,迄今已是千年有余。怀玉不胜感叹,想此大树原本一木棒,竟然能长成如此参天大树,真乃神佑!举目上空,但见树冠如伞,遮天蔽日,百鸟栖息,相安无争,即就世外桃源亦不过如此;展望眼前,黄河沿岸地肥水美,却是无人耕种,若是在此结庐耕作,何愁山穷水尽?吾今虽身陷困境,却有这得天独厚的地理,或许能闯出一片新的天地来。怀玉正自遐想,兄嫂不知何时起身正从远处走来。怀玉欲上前施礼,怀古却先行一步,道:“你起来的正好, 愚兄正要与你说些话来。昨日之事万分惊险,使大家受了惊吓,好歹只是丢失了些钱物,大家却都安然无恙,这就是万幸!到此境地愚兄十分痛心,都是愚兄无能,才使兄弟们屡遭磨难,随身银两丢失水中,如今莫说是回大梁子山了,就是眼前生计也要多想些主意才是。”其实眼下之情众人无不明白,各自都在心里琢磨,实在没个好主意而巳。刘宗一时着急,按着自己的想法直言道:“大哥,我们何不找雷复大哥帮忙?”“兄弟此言差矣,雷复大哥官爵在身,非比寻常之人,多有不便之处,不可随便打扰。再说即便有人帮助,吾等如此这般返回家乡岂不让人耻笑。”“哪我们又有啥法子呢?”刘宗显得无可奈何。“这正是愚兄要想说的话。夜来愁绪万千,难能入眠,心想吾等遇此大难,莫非是上苍的安排?清早与你嫂子就近转了一遭,倒觉得此处竟是一个绝好的地方。河里有数不清的鱼虾,岸边有耕不完的土地,这正是天无绝人之路啊。既然上苍要留吾等,何不就此安住下来。”李泉闻言首先附和。怀玉见大哥与自己想在了一起,心情无不激动,道:“大哥所言极是,凭这般好地方,仅农耕渔猎也能落得丰衣足食,如若上苍赐福,待机尚可再图,不愁闯不下一片天地……”怀玉的一席话使大伙从失望中看到了希望,精神顿时振作起来,齐声附和:“愿与大哥在此创业。”几双手便紧紧地搭在了一起。

丰安县城果然名不虚传,城廓不大,未有高大城墙,只是四周挖筑了护城河用水充当屏障,四面筑有简易门楼,设有吊桥。护城河岸边垂柳随风扭动,像是妩媚温柔的女子楚楚动人。树阴下有手拿拂尘卖瓜的老翁,有手挎菜篮的村妇,有追逐蜻蜒的玩童,有算卦占卜的道士,时而有仕女沿河堤饱览城外的田园风光,只这城外的景色就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图。进得东门完全是另一番情景,耳朵里首先传来的是叮叮咚咚的打铁声,几家铁匠铺此起彼伏的敲击声夹杂着各种吆卖声显出了城镇的热闹。店铺林立,交易繁忙。小城是周边的贸易重镇,饮食行业十分兴盛,到处飘洒着香味。落难之人早已是饥饿难奈,哪有心思浏览市井繁华。菁菁暗示了怀古一眼,便自个转身而去。怀古率众人走进一家饭铺,要了些饭食便先吃了起来。玉蝉不肯用饭,对着怀古悄声嗔道:“大哥,这饭咱可不能吃。你说,要是吃了咱拿啥给人家饭钱?”怀古道:“你这傻妹子放心吃就是了。”说着话儿菁菁走了进来,见玉蝉不肯用饭,便自己端起一碗道:“来,嫂子陪你一起吃。”玉蝉刚刚端起碗来,却见菁菁秀发披肩,完全不同先前的样子,随即放下碗来,拉过菁菁的手一看,吃惊地问道:“嫂嫂,你的首饰呢?”菁菁莞尔一笑道:“这不是要吃饭嘛。”“原来你卖了自己的首饰!”玉蝉眼圈湿润起来,从手腕上抹下自己的一对玉镯道:“嫂子,妹妹也用不了这些物什,就给嫂子拿去使用。”“妹子,你与嫂子不同,一个未出阁的女子,怎能没有首饰呢?嫂子这也是为了眼前急用,等有了钱还可以再赎回来。你的这些先自个留着,嫂子用时再跟你讨要不迟。”王蝉热泪滚滚,径自抽泣起来……

菁菁用首饰当来的二十两银子,买了几只箩筐,置办了简单的炊具和农具,购买了些食粮和种子,就和大家一起匆匆赶回梧桐树下。菁菁和玉蝉忙着安锅搭灶,男人们都去割草砍树,太阳落山的时候,梧桐树下终于有了能够遮风挡雨的茅草屋子,有了升起的笫一缕炊烟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。经过数月的农耕渔猎,终于迎来了收获的季节,梧桐树下有了第一户农耕人家。

冬去春来,新开的荒地都种上了麦子和葫麻,沿河洼地只待季节到来种植水稻。怀古趁空找来李全,道:“贤弟婚事本当在岭上就该操办,但因愚兄一时主意不到,偏又遇上了落水一难,延误多时,现如今景况转好,兄弟先准备一下,过几日去岭上一遭,将大叔小妹搬下山来,顺便也将邱大伯一家搬至此来。这里土地肥沃,又缺人耕种,大家一同过该有多好。麦收后,择个吉日好让兄弟早日完婚。”李全闻言不作推辞,道:“但凭大哥做主,兄弟收拾一下就上路。”正当李全辞别众人要上野猪岭时,忽然来了一伙公人,领头的喝问:“那里来的大宋人氏,敢在我西夏境地居住?”怀古上前施礼道:“诸位公人,有礼了。在下乃大宋客商,因贩茶到此,不想渡河遇难,钱物皆丢失水中,无奈在此权且偷生而已。”“吾看尔等形迹可疑,莫非是大宋的探子?”“大人明鉴,吾等确实是落难客商,不敢欺瞒。”“尔等既是客商可有凭据?”怀古只好以实相告:“官照与钱物皆都遗失,不敢有所欺瞒。”“既无官照,定是探子,抓起来!”公人唯命,拥了上来。李全丶菁菁见状手持棍棒欲动武,怀古急忙拦阻:“兄弟莫要鲁莽,待愚兄与公人去县府说清便是。”即对公人道:“吾乃此处主家,愿与诸位同往。”公人遂将怀古捆绑押往县府。李全放心不下,一时不得动身,随众人来至县府门前看个究竟。正是西夏与辽开战之际,县府早已发下严查通告,防止宋丶辽两国探子入西夏刺探军情。知县闻报抓了大宋探子,当即升堂审问:“堂下可是大宋探子?何不快快如实招来!”怀古道:“大人明鉴,草民实乃大宋客商,因到贵邦贩茶,不想落水遇难,钱物尽失,这才在贵地结庐偷生。”“尔贼休得巧言花语,看来不动大刑尔贼未必肯招。来呀!大刑侍候!”众公人将怀古按倒在堂下,用棍棒打将起来。李全丶菁菁怒火难禁,拨开围观人众要上前动武。一旁的怀玉急忙制止,将二人拉之堂外道:“此乃西夏,闹出事来不好收场,吾等想法营救大哥便是。”此时,玉蝉见怀古被打,就喊骂起来:“狗官有眼无珠,你打的可是当朝太师义弟,你就不怕太师要了你的狗头?”堂上师爷听一女子喊着当朝太师,急忙上前询问。怀玉听得玉蝉哭喊,心想糟了,如此一来,大哥一命休矣。急忙上前用手捂住玉蝉的嘴拉了出来,不敢停留一起回至河滩树下。怀玉之举众人一时不解,大哥正在受苦岂能坐视不管?怀玉言道:“大哥本来只是受些皮肉之苦,一时性命无碍,只是方才玉蝉喊出了太师,怕是大哥性命难保。如今只有两个办法可以解救大哥,一是去一人到兴州找雷复大哥,二是李全兄到野猪岭将白大叔丶玉瑞搬下来。如雷夏大哥一时未能赶来,有李全兄丶白大叔丶玉瑞我们一起杀向县牢不愁救不出大哥。兴州之行非嫂子莫属,只是没有马匹,人行须三天路程,不知嫂子能否有法赶到?”“如此甚好,嫂子自有办法,只是你和玉蝉妹子要好生打探,不可有误。”言毕各自动身启程。

怀古被打得皮开肉绽,知县终得不到口供便停止了用刑。一旁的师爷向知县言道:“老爷,方才小的听一女子言堂下之人与当朝太师有兄弟之谊,如今将此人打得半死不活,若是太师得知,怕是不好交代。”“以尔看如何是好?”“在下以为,就此放了此人,犹如打虎不死反来遭殃,且不说此人报仇,一旦太师知晓,定然官身难保。”知县一时骑虎难下,思忖良久道:“那就杀了他。”“老爷,万万不可,就这样杀了此人,怕是老爷性命难保。”“那你快说咋办?”“小的以为必先做成此人的探子身份,然后押入死牢,三日后名正刑典,既是太师日后知晓也无法怪罪。”“那你还不快快办来。”师爷当即写好一份供状,趁怀古昏迷之时将手印按在上面。

怀玉与玉蝉守在县衙附近打探,第二日县衙果然贴出告示。怀玉上去一看,告示上写着抓到一大宋探子,三日后市槽斩首。二人速速赶回树下,一边啼哭一边算计着时间行程,无不着急。

话说李全辞别众人后一路奔跑,入夜时分已来至岭上。玉瑞和白大叔听了李全的诉说不敢怠慢,让李全先去告知邱福一家。父女俩一听急忙打点行李,待邱福一家来至,白大叔与女儿到妻子坟前拜别后,一行人便连夜下得山来,次日午后已赶至树下。怀玉将告示所言诉说一番,道:“如今只有两日,待雷夏大哥知晓也是无法赶到,这如何是好?”李全怒目圆睁,咬牙切齿,道:“兄弟莫要担心,愚兄即是拼上性命也要将大哥救出来。”玉瑞更为着急,道:“爹爹,不如今夜就杀进城去,将大哥救出来。”“孩子,事已至此着急不得,即便今夜劫狱成功,也惊动了地方,此处就不便再来。你怀古大哥身受重伤,行动不便,如有闪失后果就不可想象。既然菁菁去兴州求太师相助,还是等太师来了最好。待明日咱们一起前往市槽,如太师一时不能赶到再动手也不迟,即便是惊动了官府,大不了原路杀回岭上,官军又奈吾何?”

放下白大叔一行化装潜入市槽暂且不表,单说菁菁身系怀古性命安危,不敢怠慢,一路奔兴州而来。菁菁行至午后,算计着走过的路程心里更为着急,照此行来怕是要误大事,见前面不远处有一饭铺,便想先用些饭食再想办法。行至近前,只见铺前槽头拴着一黑一白两匹骏马,高大雄建,菁菁暗喜,真是天无绝人之路!只见那黑马浑身黑碳般闪闪发光,唯蹄腕呈雪白色,头上有箭头般一块白色,菁菁更是惊喜,原是一匹千里驹也。菁菁悄然走近槽头,掏出随身所带银两放在槽头,飞身上马,两腿一夹,马便像箭似的蹿了出去。,菁菁打马赶至兴州太师府前,只见府门紧闭,有两个公人左右守护。菁菁下马施礼:“烦请二位通报一声,小女子有要事要面见太师。”公人见菁菁仪表非同一般,且身带刀箭,不敢贸然通报,便推说太师不在。菁菁饥饿疲劳加之心急如火,那耐得公人如此推阻,便纵身一跃上至门楼。公人以为是刺客,拔出腰刀追杀上来,三人便在院子里打斗起来。此时西夏太师张雷复正在书房筹划与辽大战方略,听得前院有打闹之声,便走出来问话:“是何人在此打闹?”公人闻言急呼:“大人,有刺客!”菁菁知是太师,便甩开两个公人,跪在太师前道:“太师,小女子莽撞了,求太师恕罪。”太师闻女子声音颇熟,一时却想不起来,问道:“姑娘何处人氏,快起来说话。”菁菁起身,道:“求大人救吾夫君。”太师这才看清是菁菁:“原来是弟妹,快快进屋说话。”菁菁随太师来到客厅,将事情经过一一数说。张雷复觉得事情危急,不敢怠慢,向外面喝到:“来人,速吩咐伙房,送些上好酒饭到客厅,速请独孤将军到府议事。”言毕安慰菁菁,“弟妹休要担心,待尔用些饭食,稍事歇息,雷复与尔同往。”菁菁刚用过饭食,独孤将军就已率数十骑来至府下。雷复顾不得菁菁休息,便一起与独孤将军连夜赶往丰安。

丰安县城比往日更加热闹。四乡八村的乡民纷纷赶进城来看杀人的场面,街面上拥挤堵塞。数十名兵勇鸣锣开道,知县骑马随后,囚车夹在中间,后面有数十名兵勇押着囚车。围观的乡民尾随囚车来至市槽。李全丶白大叔一伙人身携器件夹在乡民中间。市槽在县城东门外的一片荒地,荒地上筑一土台,是历来行刑的地方。知县已坐在土台上的案后。怀古被押在土台的台口,刽子手赤裸着臂膀,只待午时三刻一声炮响,便可钢刀溅血人头落地。此时时间对人们来说更显得宝贵与重要。怀玉等人看着快到头顶的太阳,恨不能将太阳钉在原地,唯巩午时三刻来得过早。菁菁与雷复大哥赶之不及,举目东望,心急如焚。怀古命悬一线,恨不能就此冲上去拼杀一场,将大哥救将下来。围观的乡民头顶烈日,总觉时间过得太慢,盼着午时三刻早点到来,好一睹杀人的场面,多一些茶余饭后的经见之谈。

正当人们怀着不同的心情盼望着时间快慢的时候,只听一声长喝:“午时三刻到,开斩!”随着三声炮响,刽子手仰头一饮,摔了酒碗,双手举起鬼头钢刀。正欲砍下之际,只听得远处一声高喝:“刀下留人!”说话间,只听“嗖”一声,刽子手的钢刀已自落地,场中顿时乱了起来。李全丶白大叔各持兵器杀上了土台。百十名兵勇哪里是对手,兵刃所到之处尽皆鬼哭狼嚎。玉瑞用箭射伤了刽子手后,便手持钢叉守护住刑场。怀玉和玉蝉随玉瑞冲上土台给怀古解开了绳索。玉瑞见怀古得救,便举钢叉追杀藏在案下的知县,怀古急忙喝阻:“小妹不可胡来,汝乃朝廷命官。”话语刚落,菁菁与太师张雷复来至土台,见怀古被打得遍体鳞伤,怒不可遏,喝令左右将知县推出斩首。知县跪伏讨饶:“下官罪该万死,求太师宽恕。”怀古亦施礼求情:“太师且请息怒,在下只是些皮肉之苦,并无大碍。吴知县虽有不是,却罪不当死,还请太师宽恕。”怀古再三求情,雷复只好作罢,道:“狗官实在可恶,险些误了吾兄弟性命。既是兄弟替尔求情,本太师且饶尔不死。”知县谢恩:“谢太师不杀之恩,谢壮士救命之恩。”雷复余怒未息,道:“狗官死罪虽免,活罪却难逃脱。来人,将狗官重打三十……”刑场事息,太师张雷复因辽丶夏大战在即,不便久留,便与怀古写下官防文书匆匆告辞而去。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(未完待续)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0-11-8 12:46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望慧华兄努力丶加油,同时标注宁夏的莫姓村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11-24 22:2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{:soso_e181:}期待第六章,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首页|新闻|族谱|联谊|宗祠|村落|故事|名人|文化|商务|公益|基金|世莫|财务|论坛|莫氏宗亲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